八月刊-所有东西都是我瞎写的你看着啰嗦也奈我几何系列

Posted on By Guanzhou Song

08.06

理东西,藏东西

我们家的人似乎都得了一种病:间歇性洁癖/间断性整理强迫症,平时都是大大咧咧,突然某个周末觉得家里不能再乱下去了,于是一通整理。

花一天时间整理干净,然后花两周慢慢铺开,无限循环。

不得不说的是,我们家的整理其实只是把东西藏起来而已。充电线充电器统统往抽屉里塞,即使抽屉里已经密密麻麻;看过的书直接往书架的空隙里塞,可能是最后一眼看见这本书了。

整理完了,觉得家里真干净,也舒坦了好一会儿。看着干净整洁的房间,觉得自己真是个勤劳小能手。然而接着就陷入了“我的xx放哪里”的寻宝游戏。

虽然这样很傻,但我依然乐此不疲,好像在整理与打乱之间有种莫名的愉快。

想到最近情绪比较多,想法比较多,能不能也像我乱成麻的充电线一样,裹成一团暂时塞进抽屉呢?

不管是理东西还是藏东西,自己舒服就好。

自己选的路哭着也要走完

最近工作真的好忙,觉得工作逐渐失去了意义,每天重复着同样的工作。被人当成奴隶一样使唤,做着毫无营养的工作。

虽然每天回到家都累到晕厥,但还是觉得,既然是自己选的路,就要咬咬牙走下去。

梦想是要有的,万一哪天实现了呢?

大隐隐于市

“少无适俗韵,性本爱丘山

误落尘网中,一去三十年

羁鸟恋旧林,池鱼思故渊

开荒南野际,守拙归园田”**

最近迷上了古诗词,当读到陶渊明的诗词时,有那么一瞬间,觉得隐居是多么的美好。

其实很早以前就有这个打算。当时在高中得了抑郁症,觉得生活真是没意思,于是就整天幻想着去隐居,觉得即使吃不饱穿不暖,能享受田园之乐也是一种生活的乐趣。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是多么的闲情雅致,“误入尘网中,一去三十年”简直是我的故事。

其实后来对隐居这个问题也思考了很多。从最开始的觊觎田园生活清新淡雅,晨钟暮鼓,自在于山水间的隐居,到现在的追求隐于市,也算是心灵的一种成长。

大隐隐于市,核心就是不为世人所扰,不为外物所动。

  • 对人,慢慢学会控制自己脾气了,不再过分看中别人的看法。

    反复问自己,“关你何事,关我何事”

    和他人无关的本事,只要不打扰到别人,随便我怎么做,都和外人没关系,自己开心最重要;

    和我没关系的事情,只要不打扰到我,随便你怎么做,和我没关系,我也不去评价,你开心就好。

  • 对事,渐渐看淡结果。

    不是说结果不重要,结果很大程度上提供了我前进的动力和最终的满足感,但是不再以目的为第一生产力,而只是一种附属品,可有可无,有自然最好,没有我也不伤心。

    更看重过程,只要自己努力了,就没什么后悔的了。即使身后一片狼藉,也有当初劈荆斩棘的回忆。

大隐隐于市。